贵阳??? 雨夹雪??? -3℃??? 东南风? 3级??? 相对湿度:76%

品牌故事 / STORY

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品牌故事??>??
  • 企业故事
  • 苗药古方拾遗珠——贵州百灵集团亿元购买一个苗药秘方的故事

    • 时间:2019-01-23
    • 来源:贵州日报
    • 作者:
    • 浏览量:204
    • 分享到:

    ??杨国顺老人

    2014年11月海口第三届国际糖尿病大会。左一:姜伟,左二:2013年度诺贝尔奖得主Arieh?Warshel教授,左三: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所长孙晓波。

    ??杨伯祖先原住地飞虎山

    ??贵州百灵生产车间

    “大自然为人类的每一种疾病,都隐藏了一个秘方、一种解药,我们只需要具备发现这个秘方、这种解药的慧眼。”——姜伟(贵州百灵集团董事长)

    如果不出差,那么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姜伟一定在打太极拳。这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姜伟是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百灵”)董事长。两年前,他高薪从河南陈家沟请来知名的太极高手,专门教他练太极拳法。

    两年过去了,姜伟现在打的太极拳,一招一式,行云流水,柔中带刚,姿势优美,而且实用。

    但姜伟打出的另一套“组合拳”,其实更为漂亮。

    组合拳之一拳:斥资数千万,在贵阳的黄金地段,开设了一家贵州百灵专科中医院。而这,只是他旗下的第一家专科中医院——按姜伟的战略构想,贵州百灵在未来的岁月里,将在全国的每个省会城市,都开设一家这样的专科中医院,潜心为患者服务。

    组合拳之第二拳,是姜伟打得最惊世骇俗的一拳——花一个亿,购买了一个苗药秘方。

    一个亿!买一个秘方!

    ……

    惊诧,真的令人惊诧。

    惊诧之后,一系列的问号接踵而至:姜伟这样做,勇气来自哪里?这种勇气又是否有足够的科学依据和市场支撑?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秘方?这个秘方,有着怎样的文化积淀与传承,值得姜伟和他的上市公司做出如此惊人之举?而又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姜伟买得了这个祖传秘方?购买秘方之后,又以怎样的科技力量、进行了哪些科学论证与临床试验?权威部门包括卫生、药监等,对此是否认可?

    而这一切,是否意味着一个有关中药的奇迹,正在发生?

    近日,笔者来到安顺,实地调查——姜伟组合拳的背后,原来有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

    苗药秘方之飞虎山

    秘方,庐山面目神秘,效果神奇。

    “千年苗医、万年苗药”。苗药的奇妙功效,在高科技的当代,已被更大范围认同、认可和赞美。

    苗人杨国顺,人称杨伯,他的手里,有一个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秘方。

    杨伯生于1942年,今年已72岁高龄,但身体依然很好,走路健步如飞。

    2015年8月,我们跟随杨伯,到杨家祖先原住地,感受苗家山川灵气。

    苗族杨家祖先原住地,在贵阳与安顺之间的平坝县,距离贵阳80余公里。

    平坝县白云镇平元村外山坡上,有一座大墓。杨伯说,那是南迁的苗族杨氏宗族的第一代启祖之墓,杨家后代于2006年3月建墓立碑。墓碑上的文字,简要记录了苗族杨氏宗族的悲壮南迁及最后定居过程:“杨氏宗族系蚩尤后裔,原居黄河长江流域;后蚩尤兵败,族人被迫一路南迁,最终定居平坝,拓荒开垦……”

    距大墓不远处,一座奇特的小山非常夺目。杨伯说,那叫飞虎山,是杨氏祖先2000年前的居住地。

    与平原周围的所有山野一样,飞虎山上,密布各种野生植物。“很多可以入药。苗药,就是到处都有的草哦叶哦、还有根,这些组成的,大自然恩赐的。它们相同点就是,都不金贵。苗药不是贵重药品。”杨伯指着一种浑身长刺的藤蔓植物说,那叫“落地生”,是特别好的消炎药。

    苗药秘方之杨家母亲

    杨伯的母亲,是当地有名的苗医,不仅给自己家人治病,也给外人治病:“周边方圆数十里、几十个村寨的汉人,有什么大病小痛了,都来找母亲。来找母亲的苗人也有,但非常少。因为苗人家家都有秘方。苗家以前的生存环境,很险恶,逼迫苗人自己遍尝山中百草,就地取材,为家人治病。”就这样,苗族千百年来一代一代传承,苗家,就家家都有了自己的秘方。“小病不出家门、大病不出寨子。”

    母亲看病的方式很奇特,对患者问完、看完后,自己一个人悄悄上山,“全部捣碎处理好,连不要的部分,都要深埋,以免别人发现挖的什么草。为了保密。”

    母亲能治很多种病,但杨伯记得最清楚的,是一种苗语读着“车嘛”的病。“‘车’,汉文的意思就是饿;‘嘛’,就是痛。这是一种‘饿病’,患者特别吃得,喝得多、拉得也多。”每次有这种患者来,母亲就让他到野外解小便,“小便一解,如果很快就有苍蝇、蚂蚁来,而且来得很多,那就是得了‘车嘛’。” 母亲治疗“车嘛”很在行,“就是几味草草药,患者吃了,不久就好了。”

    那个时候,杨伯还不知道,“车嘛”,现在名叫“糖尿病”。

    苗药秘方之传承

    杨伯手里的秘方,就是从他母亲手里传承来的。

    苗家的秘方传承,每个姓氏宗族有不同的家规:要么传女不传男,要么传男不传女;但统一的家规都是:传长不传幼。还有一个非常严格或者说非常保守的规则,就是保密。“如果传给家里的某个人,其他的兄弟姐妹,就不能打听;被传承者也要严格保守这个秘密,不能给任何人讲。即使家里有人病了,也只能是被传承者自己上山去挖来各种药草,配置好给生病的亲人吃。”

    “有人违反,要受家规严处。”

    杨家是“母系传承”,“就我晓得的,母亲是从外婆那里传承的,外婆又是从她母亲、我祖外婆那里传承来的,到我、至少四代了。”为什么会把秘方传承给自己,杨伯也说不清楚,“只有母亲自己才知道。”

    苗族没有文字,秘方都是口传、上山试药、记忆。杨伯读小学后,母亲每次上山采药,就都带上杨伯。母亲给他讲这是什么草、那是什么叶,这个藤的根又有什么用;什么病、用多少,讲得一次比一次细。但那时,杨伯每次上山都只玩,“不知道这是母亲在传授秘方。”

    1957年,杨伯到平坝县城读中学,之后在平坝县中队当公安兵,1966年后调至平坝县武装部任组织助理员。这时杨伯回家的时间相对多了些,就又时时跟随母亲,上山试药。1969年后,母亲就经常来单位。“每次来都呆个把月。单位周围都是山,我就经常随母亲上山试药。每次回来之后,就用心记录下来。”

    杨伯说,这个时候,是跟母亲认真上山系统试药,或者母亲在家讲,他认真记录。

    “‘车嘛’这个秘方,就是这段时间记录下来的。”

    苗药秘方之杨伯看病

    1980年9月,母亲去世,“那以后,就没人来看病了。不会来找我,大家那时还不晓得我。可以说中断了。”杨伯后来转到了地方,先后在检察院、法院工作。

    在法院系统时,有次杨伯去参加培训。授课的老师中,有一个叫陈健——就是因为这个陈健老师,故事才有了后来的精彩发展——这是后话。

    杨伯知道“车嘛”就是糖尿病,已是1990年了。

    “那年的6、7月份,有天,我看《贵州日报》。看到第三版,有篇小文章,介绍糖尿病的症状。我仔细看,吔,这个糖尿病,就是我母亲说的‘车嘛’,症状几乎完全一样!”

    从此,杨伯的脑海里,记下了这三个字:糖尿病。

    那年国庆刚过,杨伯去河南山东出差。“在贵阳上的火车。对面卧铺上的两位中年妇女在说话,说她们姐姐糖尿病患得很厉害。我就多了句嘴,问你们哪里的。她们回答说省盐巴公司的(笔者注:“盐巴公司”为杨伯口语,正式称谓是“省盐业公司”)。我就问,平坝县盐巴公司的黄经理认识不?对方回答认识,有业务往来。我就说我和黄经理是老交道,我出差回来后,你们来我家拿点药去试一下。”

    回来后,杨伯上山去找齐了药,“母亲以前是煎水喝,我改了,用石磨推成粉,让黄经理帮忙送去。快过年时,黄经理的丈夫给我打电话,‘你的病人要感谢你,拿了东西来送你,在我们家。’那之后连续四年,年年春节她们都把东西送到黄经理家,黄经理再给我。”

    杨伯自己当时都感到非常神奇:“没见过病人,名字都不晓得。真治好了?”

    杨伯承认:“这种结果是我偶尔碰到的。”“但我心里动了一下。”

    苗药秘方之杨伯出名

    杨伯讲,他的第二个病人,是老伴的同事,一个姓陈的老师,“我整药给她吃。”

    第三个病人,是平坝县医院的收费员,“晓得我有药,主动找到我。”

    逐渐地,杨伯有秘方的消息,一个传一个,从平坝县城传到安顺市,传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水城。

    “水城来找我的,最多。”其中原因,是由于杨伯的一个老上级,“也得了这个病,吃了我给他的药,感觉好得很。老上级2014年才去世,活了九十岁。”

    水城有很多三线企业,“他们都来找我,只1990年到1996年,起码就有四五百人。因为三线企业的人来自四面八方,这样就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外省,湖南、上海等等,最远的,传到了黑龙江。”

    我们心生质疑:“你举了这么多例子,证明你这个秘方有效,你的依据或者说指标,具体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杨伯老老实实回答:“原来我不晓得啥子标准,病人说有效就有效。现在,我就要求病人来找我时,都要带化验单来,以证明吃我的秘方之前、之后的指标差异。”

    又问:“那你到目前为止,治疗了多少人?”

    想了想,杨伯说:“这个,我心中无数,没统计过。到现在,我估计至少治疗了四五千人吧。哪些好了?不晓得。因为我勤快的时候、记一下;不勤快时就没记,所以没具体数字。”

    杨伯说,现在,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除西藏、澳门之外——包括香港、台湾,都有病人吃过他的药。

    让杨伯安慰的是,从第一例病人用药的1990年到2014年,已经整整24年了,没一个病人上门来找自己麻烦,“没一个病人说没效,也没一个病人说吃出了问题。按这样推算的话,我这个秘方药,比较安全。”

    秘方来到姜伟身边

    按理说,贵州百灵是全国苗药第一股,而且杨伯的家,距离贵州百灵只有几十公里,双方早该以某种方式握手合作;但事实却是,漫长的十多年里,杨伯用秘方独自治病、姜伟全心专业生产苗药,将百灵上市成为苗药第一股,两者之间居然没有任何交集,甚至差点失之交臂。

    差点失之交臂的故事,发生在2008年。

    那年夏季的某一天,杨伯带上药方和笔记本,一大早从平坝县城坐公交到了安顺市,“我去找贵州百灵,因为我觉得这个秘方好,想让更多的人用上。” 到了贵州百灵集团大门,“公司的门岗不准我进去,说献方的人多,很多是骗子。我说我这个是真的,效果好。门岗就让我把资料放在门卫室,说会转交,让我回家等消息。”

    可一直等了几年,贵州百灵也没任何消息。

    直到2012年,杨伯参加法院培训时的老师陈健,打来电话:“陈老师说,他和贵州百灵的董事长姜伟比较熟,他要牵线搭桥。我一听很高兴,我相信陈老师。”

    与杨伯沟通后,陈健找到姜伟:“苗族老人杨伯手里,有一个祖传秘方,能治疗糖尿病。”

    姜伟一听,笑了:“我根本就不相信!我是医学科班出身,深知糖尿病是世界性难题,一个纯植物药,会有这么厉害?”姜伟当时断然拒绝。

    但陈健没有放弃,只是告诉姜伟:谁谁谁吃了杨伯的药,效果如何。反反复复讲,到后来,姜伟实在脱不开情面,就退了一步:安排公司学术部员工陪同中医专家,对杨伯治疗过的病人进行访问。

    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访问初期,发现杨伯的秘方苗药,对糖尿病患者有特别的效果,特别是对那些口服降糖药、同时注射胰岛素、仍然效果不好的患者。

    作为贵阳中医学院七八级毕业生中的高才生之一,姜伟不断得到这些反馈后,觉得:“访问至此,作为一种纯植物药具有这样的降糖效果,我认为已经具有开发价值。因为到目前为止,世界上降糖均以胰岛素和口服降糖药为主,中药降糖效果不佳。”

    有了这个初步结论后,姜伟做出一个决定:访问持续、深入并扩大范围。

    持续、深入、扩大的访问,结果更为明显:吃了杨伯的秘方苗药之后,很多人反映不忌口了,甚至还有血糖多年一直控制得很好病例。

    姜伟当时很激动!连夜拜访了省内着名糖尿病专家,“他们非常震惊。”

    “事情至此,我决定购买这个秘方。”姜伟思考良久,终于做出决断。

    重金购买秘方

    董事会上,姜伟的这个决断,通过得有些磕磕绊绊。

    最初得知消息,除姜伟外的董事会成员,全部都反对。有的董事提出:“作为上市公司,必须对千千万万的股民、股东负责。花巨资购买一个苗药秘方,是不是在冒险?而且这个风险还很大。”

    对这种意见,姜伟的态度几乎是冰火两重天:一半完全赞成、一半极力否定。他完全赞成前面一句:“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必须要对千千万万的股民、股东负责。“但又坚定否定后一句:“这不是不购买这个秘方的理由。我坚持购买的理由就是两点,第一,这是大自然奉献给糖尿病患者最珍贵的礼物,要让广大的糖尿病患者,尽早使用上这个好东西;第二,秘方能为上市公司带来利润。糖尿病患者,全国有1.3亿、全世界3.8亿,市场之大、空间之辽阔,尽可以随意发挥想象。”

    几经交锋,姜伟的决断成了董事会的决议:买,一定要购买这个苗药秘方。

    接下来与杨伯的沟通、谈判,进行得相对顺利。

    2013年4月15日,贵州百灵董事会,以“公告编号2013——028”、正式对外发布《关于签订(苗药合作开发协议)的公告》:以一亿元巨资,购买这个苗药秘方。

    《公告》表述为:秘方作价一个亿,合同规定首付五百万现金,保留杨伯10%的股份,公司在任何时候优先以一个亿买断全部股权。

    姜伟说:“之所以这么做,是考虑到市场的感受,贵州百灵承受500万的风险投资,没有任何问题。”

    《公告》一发布,当即引来一片质疑之声,“说我们是为了股价,甚至有人还断言,董事长为了减持而进行概念炒作。”回忆起当时的舆论热议,姜伟的表情很严肃:“当时,我们没有做更多的说明和解释,这也是负责任的表现。”

    那时,姜伟也在反思“门岗事件”:万一再遇到一个类似杨伯的张伯、李伯呢?

    这样的故事不能再发生了。姜伟当即下令,在集团公司总部,新组建一个崭新的独立部门:“苗医药博物馆”,除整理、记录、展示万年苗药的历史积淀故事外,还负责接待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各种中药秘方。“对于好的东西,一旦发现并经过严格的验证,我们一定不惜重金,收集、收藏,并以科学的态度,发扬光大,注入科技的力量,进行研发,转化为造福人类的产品。”

    姜伟讲了一个故事: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在青蒿里发现了“青蒿素”,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每年因疟疾而失去生命的数百万人,她因此获得了 2011年度拉斯克奖。“这也是至今为止,中国生物医学界获得的世界级最高大奖,比这个奖项更知名的,全世界就只有诺贝尔医学奖;换句话说,这个奖,离诺贝尔医学奖只有一步之遥。她得奖的理由,就是从草药里提炼出了青蒿素。”联想到贵州百灵十年前就从草药马蹄金里,发现了治疗乙肝的化合物替芬泰,姜伟说, 他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大自然为人类的每一种疾病,都隐藏了一个秘方、一种解药,我们只需要具备发现这些秘方、这种解药的慧眼。”

    得到了杨伯的苗药秘方,也许,人类就真的找到了治疗糖尿病的解药。接受笔者采访的时间里,姜伟一直充满激情与自信:“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奇迹发生。中国的中医药学博大精深,我还相信,有关中医药的奇迹,正在发生。”

    购买秘方之后,在得到包括省卫生、药监等权威部门的许可基础上,贵州百灵借助科技的力量,不断进行科学论证与临床试验。

    购买秘方两年后,杨伯的苗药秘方以胶囊的形态,惊艳亮相于世,并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

    2015年5月10日晚,贵州百灵集团董事、贵州百灵中医糖尿病医院法人代表况勋华证实:糖宁通络胶囊医院制剂试用范围,正在贵州全省稳步扩大,目前糖友不但可以在贵州百灵中医糖尿病医院买到这个药,目前已与遵义医学院附院、贵州电力职工医院,贵航贵阳医院等6家医院达成共识;贵州百灵中医糖尿病医院,已进入省、市医保和新农合医保定点医疗机构目录。

    而就在5月7日晚间,贵州百灵发布公告:当日上午10时,获贵州省卫计委批复,贵州百灵中医糖尿病医院将被列入贵州省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单位;经省卫计委专家评审通过后,即可开展远程医疗业务。

    后记:

    今年的4月27日到5月1日,这几天的下午,姜伟都没能像平常那样,和来自河南陈家沟的太极拳高手师傅一起,练习太极拳法。他去了北京。

    姜伟这次去北京,是去领奖:他被评为今年“五一”节的全国劳模。

    4月28日上午10时22分,姜伟在微信朋友圈晒了一张自己和一位苗族同胞在人民大会堂前合影的照片,图说为:“和苗族劳模在一起。就珍惜这两块奖牌,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不是老板,是劳动者,是干活的。劳动最光荣,劳动最美丽,劳动创造奇迹!”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上一篇: 下一篇:瓮福集团专利占国内同行业“半壁江山”